當前位置:松語文學 > 武俠修真 >美人錄最新章節 > 美人錄TXT下載
錯誤舉報

正文 第一百七十六章 魔女臣服(第二更)

  第176節第一百七十六章魔女臣服(第二更)

  南宮世家靜室,葉天云盤膝坐于莆團上,眼觀鼻,鼻觀口,口觀心,心無一物,祥靜安泰,高深莫測的陰陽神功隨著玄妙的功法路線運轉身,一道細長的金黃光茫線由鼻孔鉆出,以奇妙的路線交叉繞于葉天云四周,光茫越來越盛,左右縱橫,五彩斑斕,最后葉天云整個人就被包裹在一團金黃色的光茫里。金色的光茫透屋頂而出,直射九天,白天吸收太陽/精華,夜晚沐浴在月色中,陰陽交替,妙參造化。

  如此行功已七七四十九天。

  運功中的葉天云并不知道,在寶相莊嚴的金黃色光茫中已不知不覺多了一絲黑色,黑色光茫玄異詭秘,從若有若無至穩定成形,隱于金黃色光茫之中,形成一幅黑黃相錯詭異景象。

  突然門外,傳來一敲門聲,葉天云豁然而醒,星目微睜閃過一絲閃亮的光茫,小屋瞬時一亮。功德圓滿后的

  葉天云一雙眼睛深遂有若深淵,清澈中偏又不時流過一絲迷茫,造成他無比倫比的魅力。門開了,探進一張千嬌百媚,嬌艷若花,青春美麗的臉。臉的主人正好奇往門里張望,道:“你在做什么?”

  美麗的女孩突然聽到男人的話,嚇了一跳,一看是朝思暮想的男人時,美麗女孩害怕的心才平息,跳了起來,道:“壞爺,壞蛋爺,就知道嚇我。”經過我的滋潤,當初被我收伏的南宮如意已經蛻去稚嫩,渾身散發著一股驚艷的美麗。

  葉天云呵呵一笑道:“誰叫你鬼鬼祟祟的?”說完把昔日有名的小辣椒,無法無天的小魔女,如今在我面前變得溫柔似水的美少女摟在懷里,雙手攀上那對豐碩柔嫩輕輕揉/捏著。

  雪白嬌柔的玉/乳在葉天云魔手下變幻著各種形狀。美少女嗯的一聲,瓊玉般的鼻孔翕張著,噴出一絲情燃的熱氣,渾身灘軟倒在我的身體上,嘴里喃喃道:“人家想爺了。”

  葉天云笑道:“你是想我的龍槍吧?”

  美少女聞言一愣,隨后放蕩道:“是啊!人家是想爺了,想著爺的大寶貝。每天夜里人家下體便會騷癢”已經豁出去的美少女桃花玉臉泛起一抹醉人的嫣紅,迷離的雙眼放射出熾熱的情火,身體發熱,玉嘴發出動情的呻吟聲,身體扭動,手不停在撫過我獨角龍王挑/逗著葉天云。

  看她如此,葉天云的情火早己沸騰,右手從她雙腿拿出,手指伸到她臉前,道:“真是一個小,爺都還沒有動你,你就濕了。”

  美少女雙眼火紅,渴望彌漫心頭,道:“是,我是一個小,我是一個離不開男人的蕩婦,現在就請爺好好干一干小蕩婦。”說完竟把我的食指含著嘴里,細細手指上的淫液,那表情很是認真,好不放蕩。

  看青春艷麗的美少女如此,葉天云心底欲/火徹底暴發,右手一撕,美少女身上的淺綠色薄裙立馬報消,露出光溜溜的下體,雪白修長的雙腿耀眼生輝,黑得發亮濕染水跡的陰/毛,叢林深處的那條弧線玉河

  美少女早已把葉天云的褲子解開,纖纖玉手在連她都握不過來的獨角龍王上來回套弄著,一點也不知道挑起它火氣的可怕后果。美少女感覺到手中龍王的火熱,對我膩聲道;“爺差不多了啦!”

  葉天云呵呵笑道:“小是不是急了啦!”

  美少女嗯的一聲道:“是啊,爺一點也都不憐惜奴婢。”

  我笑道:“好,爺給你。”話落獨角龍王早已輕車熟路插進桃源玉/洞。美少女滿足的嗯了聲,桃源玉/洞自動緊縮圈著我的獨角龍王,臀/部搖動,套弄著。我把她的身體提起來,讓她離開地面,美少女修長的玉/腿交叉圈著我的臀/部。在做這個動作時,我的獨角龍王并未停止戰斗,依然戰斗在第一紅。我的努力換來的是美少女聲聲快感淋漓的呻吟“啊啊,爺你真棒,你干死奴婢了,奴婢愛死爺了,奴婢一生也不離開爺。”諸如此類的呻吟不絕于耳。

  在南宮世家寧靜的練功房里,滿臉,放蕩狂亂的美少女秀發飛揚,香汗淋漓,緊緊趴在男人身上,口里發出快感似要暈過去的呻吟。男人抱著美少女邊走,邊做運動,每一式挺動,美少女的身體便會一陣顫動,臉上的快感便會增添一分。

  在美少女高吭的‘處啊’一聲中,她的身體一震,隨后身體一軟,如一灘水泄在男人身上,這已經不知是第幾次的了,快感實在是太強烈了,連她都不知道是第幾次。感覺到男人一點也不見疲軟的獨角龍王依舊在自己身體里面挺動著,原先酣暢的快感已變成疼痛了,美少女心中一慌道:“爺,奴婢已經不行了,你饒過奴婢吧。”主人霸道地說:“不行,是你挑起來的,你負責消滅它吧,不然”男人嘿嘿冷笑,獨角龍王狠狠地在美少女身體一撞讓她知道他嘿嘿過后的后果。

  美少女聽到男人的威脅,臉一紅,嗔道:“我就知道爺要人家那樣啊!”男人的臉一紅,道:“知我者,小丫頭也。”說完來到床邊舒服躺下,粗碩的獨角龍王一柱擎天,觸目驚心。美少女心甘情愿地來到床邊,趴在我的兩腿內,玉嘴輕張,艱難地把我的獨角龍王含在嘴里。這一番服侍,足足費了她半個時辰,直到她嘴麻舌甘,我的精華才盡撒而出,流盡青春艷麗的美少女口中,讓她知道挑/逗的我的利害。經過這件事以后,每次南宮如意找我歡愛,一定會找幾個幫手相助,這也成為她們姐妹之間一個笑話。

  這天,在西北甘肅省,一連綿不絕,郁郁蔥蔥的無名深山,來了一少年。少年長濃眉大眼,獅鼻海口的,這一些平凡的五觀放在他那一張國字長臉上,卻完美的組合在一起,變相當耐看,很有男人味。

  少年龍姿虎步,氣宇軒昂,渾身散發著著一種對女孩子有股莫名的吸引力,非常奇特的氣息。這人更是葉天云。原來方曉慧飛鴿傳書給他,聽聞她們玄女宮的宮主最近有在這大山出沒,便請葉宇幫忙尋找。

  葉宇便帶著南宮家的幾個女人一起進山尋找,由于大山實在太大,葉宇等人進山后,便分頭尋找,說好兩天之后,在山下匯合。

  方曉慧之所以那么急著找她們宮主,這其中還關系到她們玄女宮的一些不為外人所知的秘事。二十年前,宮主九天玄女突然從玄女宮神秘消失,玄女宮一時間群龍無首,大小事務暫由玄女宮的四大護法把持著。多年來,四大護法為爭宮主之位,明爭暗斗,近來,這種斗爭已有升級之勢,長此下去,玄女宮有分崩離析的危險。方曉慧是想盡快找回九天玄女化解玄女宮的危機。

  她是玄女宮的弟子,自是不愿意見到玄女宮因為內訌而衰弱。

  走了大半天,找了大半座山,連個鬼影子都沒有見到,葉天云真懷疑當初傳消息給方曉慧的那人是不是忽悠她。不過,既然美人兒姐姐那么急著找她們宮主,再苦再累也得找啊!據媚兒講,那九天玄女可是國色天香大美女,嘿嘿嘿,見到她,說不定無恥,卑劣,好色的葉天云在這兩個原始動力的驅動下,繼續前進著。

  葉天云是一個路癡過,走著走著,已忘記自己到哪里了。回顧四周,皆是茂密的叢林,連路都沒有了。見此,葉天云啊的一聲驚叫:“我的媽啊,我迷路了。”

  像這種大深山,如果真的迷路了,你走個十天半個月的,都不見得走得出去。就算你走得出去,那十天半個月的,人早就餓死了。

  姐不是告訴自己嗎,遇見事情要冷靜,我要冷靜,冷靜。思索著諸葛的話,葉天云強迫自己冷靜下來。漸漸的,思緒歸為平靜。這時,他再眺望所在的地方,他相信能進來,就能出去。可是找了好久,看了好久,還是沒有找到出口,每一個方向皆是一望無際,連接天邊的茫茫山林,好像永遠也走不到盡頭似的。

  不管了,還是走吧,東西南北總有一個方向是出口。葉天云看了一下,決定選北面而走。因為北方相對來說比較平坦。有了方向,就開始走吧。也不知走了多久,葉天云來到一山谷面前。山谷占地約三平方公里,除方山谷入口,四周皆是峭壁懸崖,谷內百花齊放,鳥語花香,落英繽紛,谷中尚有一條小河,小河由谷的北方一瀑布而下,經谷流向谷外,河水清澈,宛如明鏡,走到河邊,可見那青青的溪石,自由自在的魚兒潺潺的流水聲,鳥兒愉悅的鳴叫,令人心境無比安祥,忘切所有的煩惱與憂愁。

  小溪盡頭的竹林深處,有幾間小茅房,落日的余輝灑在上面,金黃一片,幾朵白云,環饒四周,仙氣飄飄,渺渺茫茫。葉天云見此,目瞪口呆,道:“想不到,這個窮山惡水,尚有如此仙境。”

  正當葉天云沉浸在‘晚飯有著落’的美好夢想時,全身倏然一暗,感覺渾身涼嗖嗖的,抬頭一看,臉色一變,只見上空不知什么時候多一只長達兩丈,獰牙利爪的黑鷹。

  黑鷹眼中閃過一道銳利的光茫,唰的一聲,兩只堅硬如鋼的大爪張開,迅捷如風居高臨下撲向了他。

  葉天云見此,罵道:“老子還沒吃,你倒想吃老子。”話才落,黑鷹銳利的鋼爪抓向他的頭頂。剛猛的勁風直刮得他頭頂生疼,當下虎吼道:“你這只孽畜,讓你見識一下老子破天指的厲害。”當下默念‘乾坤一指’的心決,以意馭氣,雙手實指點向黑鷹抓他的兩爪。

  指抓相碰,葉天云直感從黑鷹爪傳來一股宏大的力,讓他的手指差點折掉,人不覺后退了幾步,那黑鷹也極不好受,悲鳴一聲,向后倒飛出去。葉天云的‘破天指’連張子俊那奪天地造化的功力都拿他沒辦法,何況是一只只不過是多活了幾年的扁毛畜牲。

  看黑鷹那倒霉樣子,葉天云呵呵一笑,道:“好東西,哈哈,晚上可以吃鷹肉了。”話才落,后邊突然一極為生冷嬌脆的聲音:“你要吃我的小黑?”美妙的聲音雖然讓情大色狼很陶醉,但冰冷語氣所帶著的殺意,讓葉天云背后冷汗直流,心兒禁不住顫了幾下。

  在葉天云世界里,他認為美女都是善良的。當下,他以此信念驅掉心中的懼意,慢慢回頭,他終于看到了聲音的主人,一時間,他只感覺天地失色,眼中再無他物,只有她,只有風姿綽約的她。北方有佳人,一笑傾人城,再笑傾人國。眼前的佳人絕色傾城,任何的詞語用在她身上,都顯得匱乏,她性感嫵媚,一顰一笑,一舉一動,皆風情萬種,勾魂攝魄,讓人情不自禁。

  黑衣薄裙里面,是一條可圍住腰肢的束胸,束胸之上,雪白修長的頸部,晶瑩如玉的肌膚閃著耀眼的光茫,的胸部在束胸高高的挺起,展現它完美,誘人的曲線。美女在前,就是有再大的仇怨也不在葉天云心中啊!情大色狼一邊拭掉嘴邊的品水,一邊嘿嘿笑道:“沒,沒有,我只是跟小黑開一下玩笑。”

  黑衣美女一張絕色無雙的玉臉似笑非笑,嫵媚地看了葉天云一下,問道:“是嗎?”

  葉天云忙不迭點頭地道:“當然,小黑是姐姐養的,我怎么舍得殺他呢?”要泡美女,就要拼命跟美女拉關系。不過那黑衣美女好像對葉天云很感冒似的,當下冷冷地道:“誰是你的姐姐。”

  美人這一怒,嘴巴微嘟,亦是萬種風情。葉天云情不自禁癡迷了一會兒后,才嘿嘿一笑,道:“姐姐,絕色傾城,我做夢都想有你這樣的一個姐姐呢?”

  黑衣美女嘴角微微一笑后,臉色突變,冷若寒霜,道:“你這個混蛋,打傷我的黑鷹在先,現在又調戲于我,我要將你殺了,喂我的小黑。”話聲剛落,人倏然出現在葉天云面前。葉天云還沒有反應過來時,已給他點住了穴道。恐怖,恐怖。葉天云所修的氣功,集諸家之長,玄妙無方,世間已很難有人可以制住他,那美女點她時,他毫不在意,乘乘地讓美人珠圓玉潤的玉指點在他身上。他心里美美地想:“點就點吧,等一下運氣沖開就是。”在美人點完他后,他要運氣沖開時,渾身的真氣竟提不起來。

  見此,葉天云臉色一變,心中暗想:“這太不好玩了,自己也太大意了,她若沒有幾分本事的話,豈敢孤身一人敢隱居于深山大林之中。”看著黑衣美女殺機盎然的眼眸,葉天云心兒不住一顫,搞不好,這個身手異常變態的女人真的會將他殺了喂他那只死小黑的。想此,葉天云大色狼忙求道:“好姐姐,乘姐姐,你饒了小弟這一回吧,小弟身上也沒有幾兩肉啊,殺了我,也頂不了多大用處啊!”

  聽到這話,黑衣美女噗哧一笑,道:“也對。”美人一笑,魅力無邊,端的是山河失色。不過,這時葉天云已不敢再看她了,搞不好,等一下這個變態的女人又以為自已調戲他了。樹欲靜而風不止,他不理她,黑衣美女卻要招惹他了,當下沒好氣地道:“你為什么不看我啊?”在這個超級變態美女面前,仿如自己心里想什么她都知道似的,這時他不敢耍什么花如,當下老老實實地道:“我不敢看,怕你等一下又說我了。”黑衣美女聞言,腰妓兒亂顫,咯咯嬌笑不己,嗔道:“你倒挺老實的,也很有趣。”

  芬芳的女人幽香撲鼻而入,那似要破衣而出的的胸部就在面前晃蕩,這一切那么近,幾乎觸手可及,不過葉天云可不敢存什么壞心思了,當下厚著臉皮地道:“我是一個老實人,姑娘,大人不計小人過,饒了我的小命吧。”黑衣美女非常干脆地道:“不行。“

  葉天云苦道:“為什么啊?”黑衣美女道:“因為我曾立過誓,我這個小谷不可讓外人進來,進來的人只有結局。”

  “哪兩種結局?”

  “一種我殺了他,喂我的小鷹,另一種就是終生留在谷里。”

  “那我選第二種。”葉天云迫不急待地道。他心里想:“有美女相伴,呆在谷里而不會很苦的。”

  “我有說嗎?哪一種由我決定。”葉天云一顆心瞬時涼了一大截,苦苦地問道:“不知,你選的是哪一種啊?”

  黑衣美人故意拖長了尾音:“我嗎?”望著葉天云可那可憐巴巴的嘴臉,美人兒心里有幾分暢意,笑道:“

  一切看你的表現了。”,最快更新本書清爽,希望大家可以喜歡。

  松語文學www.16sy.coM免費小說閱讀
双色球走势图教你投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