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松語文學 > 都市言情 >致命親愛的最新章節 > 致命親愛的TXT下載
錯誤舉報

正文 第648章 648 這個時候誰都攔不住他

  最快更新致命親愛的最新章節!

  睡到后半夜的時候陸東深猛地驚醒,耳邊像是一直在有蔣璃的聲音,一聲聲叫著他的名字。臨睜眼前,仿佛還聽見秦天寶在說,不能去找泫石,會死的,會死的……

  像極了夢里,可又像極了現實。

  他坐了起來,心臟沒由來地猝疼了一下,雖說時間不長,卻讓他額頭生了汗。

  擱置床頭的手機冷不丁響了。

  陸東深不知為何下意識地瞅了一眼窗外。

  黑沉沉的天。

  天地間都像是被吞了似的,看不見月和星的光亮。

  一股從未有過的預感蜿蜒而生,不好的預感。

  他抓起手機,接通。

  手機那頭是楊遠的聲音,急促,陸東深在這頭驀地全身僵住。

  **

  楊遠趕到陸東深這邊時,整個陸家別墅都醒了。

  氣氛劍拔弩張的。

  幾乎全院的保鏢都擠進大廳里了,左三層右三層的,管家和別墅下人都提溜著一口氣,不敢出聲。

  靳嚴早就到了,與陸東深面對面僵站著,看樣子是杠上了。

  楊遠的到來是打破目前僵局的利器,陸東深滿腔的不悅甚至憤怒在瞧見楊遠后瞬間化無,取而代之的是緊張。

  楊遠從沒見過這樣一個陸東深,像是頭困獸,在拼盡全力掙扎,逃脫,卻又將全部希望押在他身上。

  陸東深從不是這樣一個人。他運籌帷幄步步為營,哪怕身陷險境也從沒失去理智。就算是面對秦蘇的死,他在外人眼里都是窒息的沉默,悲痛沉積、壓抑,不會外露人前,將所有對自己的不利再暗

  自扭轉。

  向來他都是別人的希望,他何嘗將希望寄托在他人身上?

  此時此刻,楊遠的胳膊被陸東深攥得生疼,又覺得,陸東深像是有點站不穩似的,憑著這只抓緊他的手支撐了全身力氣。

  陸東深低低問他,“怎么樣了?”

  楊遠離得他最近,所以聽得出他聲音里的顫抖。嘆了口氣,盡量紓緩這一路上被壓得沉重的情緒。

  “已經是確定的消息,當時起了沙塵暴,又遇上了流沙,兩方人馬晚了一步,只帶回了領路的老人和阮琦。”

  陸東深只覺得頭一忽悠,更是抓緊了楊遠的胳膊,壓著氣息問,“什么叫晚了一步?”

  楊遠艱難開口,“人員趕到的時候,蔣璃和饒尊都被流沙吞了,而且……”

  “而且什么?”

  楊遠舔了舔嘴唇,說,“聽說蔣璃受了傷,而且當時被流沙吞了的不止饒尊和蔣璃,還有饒尊的一名手下,老人說,他隱約瞧見那名手下朝著蔣璃亮了刀子。”

  陸東深沒站穩,踉蹌了一下,楊遠瞧著他的臉色,煞白,呼吸也開始急促。

  這著實不同以往。楊遠是一直盯著大漠那邊的情況,得知饒尊發了信號彈后著實松了口氣,可緊跟著就出了意外。對于蔣璃,他向來是放心的,總覺得那姑娘身上有股子韌勁,而且也總覺

  得這天底下的事沒什么能難倒她的。

  可聽到這個消息后,他第一時間腦子也是懵的,嗡嗡作響,好半天反應過來后才想起給陸東深去電話,告訴他,蔣璃也許出事了。

  所謂的“也許”,也不過是楊遠的一廂情愿,因為他還抱著僥幸心理,覺得有可能只是一時失蹤,有可能前后腳就能找到他們。

  有可能……

  直到他一再確認,才明白這種“有可能”的幾率少之又少。

  看得出陸東深是將情緒一壓再壓,稍許后他喘勻了氣息,問楊遠,“他們人呢?”

  楊遠知道他問的是誰,便道,“送到就近的醫院,老人倒是沒什么,阮琦的情緒很不好,她應該是嚇壞了。”

  陸東深松開楊遠,二話沒說就要往外走。

  被靳嚴快步上前攔住,“你不能走。”

  陸東深的臉色都鐵青,“靳嚴你給我讓開!”“你去了也無濟于事,救援隊我們已經派出去了,他們會24小時不間斷搜救。”靳嚴義正言辭,“這件事壓不下來,因為除了太太外還涉及了饒總,外界早晚會知道。越是這

  個時候你就越不能離開陸門,而且你是想去大漠?不行。”

  靳嚴的脖領子被陸東深一把薅住,他語氣森涼的,“靳嚴我告訴你,什么他媽的利益紛爭我不管,我只知道我老婆現在有危險,我得去找她!”“陸總!”靳嚴任由他揪著自己,提高了聲調,嚴肅,“我明白你的心情,但現在整個陸門的擔子都在你肩上,太太失蹤了,救援隊絕不會輕易放棄搜救,現在能找到太太的

  是他們。”

  陸東深的臉色已經難看到了極點,他動了心力,手腳就開始無力,額頭上滲了汗。眼神卻駭人得很,對靳嚴的話也是充耳不聞,一字一句道,“滾。”

  靳嚴眉心皺了皺,“陸總,陸門不是你一個人的,我的職責,決定了我只能跟陸門利益站在一起。”

  “如果我堅持離開呢?”陸東深整個人看起來很不好,手在抖,聲音微顫,汗珠順著煞白的臉頰往下砸。

  靳嚴看了于心不忍,但還是挺直脊梁,“我想,你沒這個本事。”

  陸東深一咬牙,沖著靳嚴就是一拳,可這一拳打了個空,靳嚴頭一偏躲過,緊跟著保鏢們上前一把按住陸東深,任由他死命掙扎。

  “靳嚴!”陸東深成了失控的狼,沖著他厲吼,眼光恨不得殺人。

  靳嚴站在那,“陸總,大局為重。”

  大局?陸東深徹底沒了力氣,沒再繼續掙扎,卻在為靳嚴的這兩個字發笑,笑里有苦澀,有寂寥,還有隱隱的悲憤……這些年,他都是在為這兩個字活著,難道,到了現在他就不

  能自私一回?他最愛的女人,被他小心翼翼呵護在心尖上的姑娘,在她受傷的時候,在她遭遇險境的時候,在她陷入流沙的時候他不在她身邊,身處絕境的她當時會不會很害怕?她會

  不會在心里想著他念著他?會不會希望他就在她身邊……

  “靳嚴……”陸東深戾氣不再,再開口時,嗓音低啞顫抖,“讓我走,求你。”

  靳嚴一怔。

  他在求他?

  “讓他去吧。”楊遠終究看不下眼,發了話,“這個時候誰都攔不住他。”靳嚴有靳嚴的顧慮和考量,站在他的立場,阻止陸東深離開是再正常不過的念頭,可對于陸東深來說,蔣璃的遇險才是頭等大事,什么陸門,什么利益,在這件事面前都

  潰不成軍。

  想到這,楊遠在心里暗自祈禱:蔣璃啊蔣璃,你可一定要平安無事,否則無法想象陸東深會怎樣,一旦他垮了,那陸門可就真亂了。靳嚴雖不想放行,但瞧著這架勢也是阻攔不得了,更重要的是,他從沒想過有一天陸東深會為了個女人低下頭,敗了一身驕傲。只好把保鏢該安排的安排一下,哪些需要

  跟隨前往的,也都精心挑選了一番,專機也都妥善準備。

  楊遠擔心陸東深的身體狀況會跟著一同前往,作為集團副總,陸東深手頭上的事他全權接管過來,這期間但凡集團大小事宜他都打算攬過來處理。

  臨行前,管家將平日的滋補方子一并交給楊遠,這些都是蔣璃留下來的。靳嚴百般不放心,也對楊遠一再叮囑,生怕楊遠真松了心,允許陸東深跑到大漠深處去。

  楊遠一聲嘆,沒說什么,

  心里想的卻是,誰能阻止他去大漠?

  陸東深沒準備什么行李,他心急如焚,還是管家行動迅速,把該備的都交給了楊遠,離開之前陸東深這才同靳嚴說話。

  “饒尊的那個手下。”他只是說了這幾個字。靳嚴自然明白,道,“你放心,我能查出來。”松語文學www.zerfok.icu免費小說閱讀
双色球走势图教你投注